叶光照:吹陶笛味道放首位而不是技巧

2017-10-12 15:55 来源:剑客网

  三年前,在我还推广葫芦丝的时候就曾写过一篇名为《葫芦丝的韵味不在炫技》的文章,当时针对葫芦丝的韵味及葫芦丝技巧应用过多破坏了韵味美等现象进行了一个汇总及总结,这篇文章之后也被多家音乐网站纷纷转发并得到了许多爱好者的支持;转眼到2017年了自己已经转行陶笛一年多了,而经过这几年的亲身经历,在陶笛身上也出现了技巧与韵味之间的矛盾点等问题,许多竹笛的技巧被硬性的加到陶笛身上而忽略了陶笛本身韵味的表现,我觉得作为一个年轻的陶笛推广人,我有必要就陶笛韵味的体现及韵味与技巧的问题发表自己的一点见解和体会,当然了如若文章所写有不到之处还请大家及陶笛界同仁、专业演奏者多多指正并提出宝贵建议,我非常乐意与大家一道为陶笛美好的明天而努力,将陶笛事业做的更好,谢谢。

  很多人喜欢陶笛更多的则是趋向于平和静谧的那种朴实之感,由于泥土的缘故陶笛自然与大自然乃至人类的关系最为密切了,而陶笛发出的声音被许多人形象的比作“来自泥土的芳香”,这一语便道破了陶笛音色特点;在当下这个浮躁嘈杂的社会里,人们甚至无暇看完一篇文章,更不要说像上世纪那样精心听完一整首作品了,太多的流行音乐充斥着我们耳旁,甚至就连你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好的音乐作品了,而陶笛音乐的注入给整个华语音乐带来了一股情人心脾的暖流,润彻心扉,鉴于陶笛本身的制作特点及处理工艺,陶笛悠扬而不失婉转却又略带泥土般沙沙作响的陶土乐器让无数人心灵得到慰藉和释放,心灵也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悦,但在陶笛韵味的表现和处理上,很多人并没有根植于陶笛本身的音色特点而是顺带性的植入了本专业的一些技巧。众所周知,国内的陶笛市场受台湾的影响颇多,很多的音乐作品是从台湾引入大陆的,而国内一大批的致力于陶笛推广的人都是专业院校出身的,更有一多半的比例是竹笛专业,也就是说中国的陶笛演奏者、推广人士绝大多数都是在专业院校出身竹笛专业毕业,而后才投入到陶笛的推广工作,曾经我就发表过一篇文章,就是如何演奏最朴实耐听的陶笛音乐;很多人容易出现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容易把本专业的吹奏技巧直接引入到某个乐器的演奏上来,基本就连吹奏的口型、动作都顺带嫁接到人生中的第二个职业上来,有人也曾注意到某个问题,那就是始终带有本专业的影子,如研修笛子专业的人吹奏葫芦丝,他们总是不自觉的把笛子的演奏技巧和风格自然融入,而没有仔细研究这些技法到底适合葫芦丝与否?因此很多爱好者看来,吹笛子和葫芦丝一个味道,那么这个适合作为演奏者你就应该反躬自身原因了;音乐院校毕业的演奏者往往具备扎实的演奏功底和学术考究,演奏出的作品也往往温文尔雅但缺少韵味性,他们吹奏的作品因严格遵循某些音乐规律等显得太学院派,这样也会产生一些问题:作品太过古板、太遵守规律,而缺乏韵味,听久了不觉得腻歪,不耐听;而往往民间的高手一吹奏就会让人立刻融入到那种意境中去。让人浮想联翩,产生情感的共鸣;在我看来,一个作品是否耐听,最容易检验作品的考验度了,为何高手在民间,而不是专业院校里?

  在我看来,要想演奏好另一门乐器,我们首先需要做到的就是这两个字:忘记。忘记与之前有关的乐器吹奏技法,而根据这个新式乐器的具体因为要求进行全新的练习和吹奏,不能把先前的记忆和吹奏硬带到陶笛的吹奏上来,那样的话不伦不类,更不要说演奏的音乐是否耐听了,很多事物可以中西结合,但陶笛的演奏使不得。

  就拿宗次郎的作品为何传唱度之高来讲,很多人说有中国的音乐色彩和中国的感觉,让人听了倍感亲切,目前就国内情况来讲许多人吹奏陶笛并没有遵循陶笛的韵味要求,反倒是国内一位的追求所谓的快速技巧、各种吐奏技巧、花舍,这种事情在国内成了一个现象问题,甚至是泛滥,作为一个陶笛爱好者我自己也是感觉特别无奈,在国内大家什么都追求快、追求技巧,而却忽略了作品本身所要表达的情感,任凭自己的感觉加入了很多不必有的技巧,在陶笛界技巧泛滥是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陶笛这件乐器的真正独特魅力便在于“古朴美”,就是简单美,不在于所谓的技巧高低,许多的作品大多数的演奏者随意的加入过多的技术来练习,这其实是不科学的做法,乐曲的技术实则是根据需要来酌情处理的,并不是可以的加入一些技巧的,陶笛的常用技巧有:滑音、腹震音,而其实用的要数滑音和腹震音了。

  原生态指没有被特殊雕琢,存在于民间原始的、散发着乡土气息的表演形态,它包含着原生态唱法、原生态舞蹈、原生态歌手、原生态大写意山水画等;在这里其实就是原汁原味的演奏方法,最本真最质朴的演奏,一切都是随性的演奏区别于矫揉造作的刻意行为,原生态的演奏方法并不是以过多的技术性难度征服听众,它不刻意讲究所谓的高难度以及炫技这样的手段,原生态的音乐风格给人以美的享受但我只是加入了最简单的一些如滑音、颤音这样的技巧,根据需要灵活加入合适的演奏技巧,(滑音 打音 叠音 指颤音 花舌等技巧),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就像一杯从农场刚刚挤出的牛奶,虽然营养价值极高,但若要真正让人直接饮用,恐怕大家都不太愿意直接饮用,而这杯牛奶需要过滤、杀菌、加入阿斯巴甜等现代工艺勾兑之后,大家才更乐意争先恐后的与家人、朋友畅饮.”我还是建议技巧性的东西并不是加的越多越好,要根据乐曲的需要灵活添加,越少越好!技巧多了之后就像这杯牛奶的添加剂,其实也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破坏了其营养价值,这点需要大家注意!陶笛是一件非常有灵性的陶土类乐器,想让其韵味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那就应根据乐曲本身适当的加入技巧,大家可以仔细聆听日本陶笛大师宗次郎的音乐作品,他的演奏风格就是很少用到所谓的高难度技巧,这一点在他的诸多作品中都能得到印证,之前我也听到过一些朋友说宗次郎老师的作品特别简单、没有任何难度,称他是一位作曲家更合适一些的话语,这一点我想说一句:宗次郎老师那种演奏的风格特点与我提倡的原生态演奏方法是一致的,不是大师的作品简单,也不是大师不会高难度的吹奏技巧,宗次郎老师这样恰恰是把最本真的陶笛因为呈现给了大家,相反国内的陶笛爱好者却觉得宗次郎老师的作品没什么学的,简单,我只能说那些个诸位朋友们还是没有真正领会大师的用意!每次听到宗次郎老师的吹奏我本人都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尽管北京的许多超市、店铺、停车场、电视台背景音乐都在播放着,但每每听到都是一种敬畏,很多时候自己的眼泪都会不自觉的在眼角打转,油然而生的对宗次郎先生的敬仰之情,真想亲自去日本拜访老先生一面求赐教。经过长期的练习和经验总结,自己把这个原生态的演奏风格特点介绍给大家,原生态的演奏风格特点适用于所有的乐器演奏,并不只针对陶笛,我演奏所有的乐器也都特别注重这一原则,因为最为质朴、本真,我本着学习交流知识的心徳体会,在此想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够从中获益,我也将这种原生态演奏方法在我的朋友们中推广,尽量保持陶笛的原汁原味!越是简单的音乐其实才更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在这个喧嚣的时代里,陶笛的注入就像一股清流,拂去夏日的浮躁,而不是把原本简单质朴的作品吹得天花乱坠,那样无异于炫耀技巧,而与陶笛不炫耀的外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不要把某些别的乐器的吹奏技巧强加到陶笛的演奏中来,所谓的丰富了陶笛的吹奏技巧却降低了陶笛的品味,更是影响了陶笛的吹奏作品质量;而任何作品中技巧的运用一般都是经过严谨的研究后决定,而目前我看到的是各种技巧、各种相仿的技术基本都带到陶笛上来了,很多人就曾说国内的陶笛竹笛味道太浓,几乎成为了一种现象级现象了,甚至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在这个物欲丰厚、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中,作为一名乐器演奏者,如何能正心显得尤为重要了,许多的人静不下心来,被世俗的一些东西所牵绊而累于身、庸于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古训教导我们用良好的哲学观来调节自己,不因外物而乱了我们的心境,在天地间行走保持一份得大自在的心非常重要;太多的东西让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很难静下心来参悟一些事情,对于许多的事情都追求快的这种心态我们必须坚决摒弃,我一直追求稳中求快、快慢参半的方法来做事,急进的方式必然导致失败,在此告诫大家应稳中求实的理念来对待,韵味才是民乐人所追求的本真,技巧是为韵味服务,而并非一味的追求高难度技巧性的东西抛却了韵味,那更是是索然无味的,对其韵味而言大家做的还不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朝着民族韵味这点儿努力,而我本人也会坚决的秉承着发扬民族韵味这一点来努力,简单的就是美,在当代这个社会想要实现这点实为不易,鉴于自己的演奏水平有限,仍需继续努力来传承最为韵味的作品来,在保留韵味方面自己还需要加大这方面的研究与投入,希望在这个喧嚣的社会能为大家带来一抹清新。

  从专业角度来讲,无论从演奏的技巧上来讲还是演奏水平来讲,学院派的吹奏都是无可挑剔的,基本乐理及节拍规律、速度快慢等对于他们来讲是基本功, 如果说有一首作品你连续那么听几天或许会有腻的感觉,但若停下来放一放、缓一缓等几天再从头听那感觉就又不一样了,甚至韵味和情感会更浓一些。平平淡淡才是真而陶笛的韵味同样也遵循这种要求。技巧的频率浮动也是较为突出的,像陶笛这种古朴的乐器如果是加技巧也是应该特别谨慎的,在中国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大家对技巧本身的钻研和要求不自觉的超越了对于曲子本身的研究,往往给人的感觉是各种高逼格技巧如艺术大师一般呼风唤雨,再加上各种动感时尚的音乐如台前走秀一般天花乱坠,观众看个热闹演奏者玩个尽兴,但大家真的听到那陶笛来自三千多年的质朴音色魅力了吗?世界这么嘈杂,陶笛终归还是要回归平淡的,迎合观众的心理当然是母庸置疑,但前提是必须根植于陶笛本身音色特点及韵味的基础上,每当看到许多吹奏陶笛的朋友在高声阔论陶笛的各种吹奏技巧,花舍、打音等总觉得陶笛被他们的硬性看法绑架了,长此下去必然在无形之中有了技术控之类的大批爱好者应运而生了,想想其实也是挺可悲的。

  不管饭菜多么可口,最后还是要来碗汤来辅助吸收的,而这汤我觉得就是陶笛,在世间呆久了总会希冀能有个僻静的地方来颐养身心、舒缓心情、稀释压力,本该归于宁静的乐器硬要加入各种技巧那无异于炫酷,如果非要说技巧才是王道的话,先于技巧之后的古朴、宁静之美更为难得,也更牛逼!因为能做到这样实属不易,而能在当代这个社会保守一颗本真质朴的心更为不易!从2010年的那次香山偶遇陶笛到现在,时光飞逝转瞬已七年了,每每想起那首故乡的原风景内心的激动之情油然而生,那是对家乡的思念之情,通过陶笛那质朴悠扬的音色瞬间就把骨子里的这种乡情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世人面前,这种体验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质朴的事物如清冽的泉水,虽无色无味但却润彻心田、清凉无比,在我们的记忆深处不管什么高级饮品,终归来说还是泉水让人记忆深刻,并成为人们内心一个无法忘却的典型事物,这就像恋爱的人一样,始于颜值、限于才华、忠于人品,而陶笛绝对是一个颜值非常高的泥哨烧制乐器,造型多姿、外观多端,而我们的陶笛绝对才华横溢,它的演奏涵盖了目前市面上几乎所有的作品,而说到人品我们的陶笛更是凭借自身低调、与世无争的特点逆袭所有乐器,在这个本该可以靠脸的时代里,陶笛却硬要拼才华但恰恰陶笛又貌美如花,陶笛低调、朴实、默默奉献、不与争锋、固守心灵净土的优良品质让他就出闹世而独守孤独,是的,你有多孤独,你就有多优秀,陶笛恰巧如此。

  而陶笛其实纵观国外,常用的技巧包括,滑音、腹震音吐音,而如花舍、双吐、三吐这些技巧都是借鉴其它乐器的吹奏技巧。很多人热衷于技巧甚至早已超过研究乐曲的本身,甚至技巧什么的只是辅助、装饰性作用,什么是辅助呢?也就是说乐器仍然要专注于乐曲本身特点,多花点心思在谱子上,而不是把重点放在技巧上,脱离曲子本身的韵味一味的追求所谓的各种技巧实则上已经违背了作者的创作意图。让乐器回归大众,不应过分的西洋化,我们要有本民族的文化自信,扎根中华民族优秀的音乐文化精髓,提炼升华让大众更加充分的了解各认识陶笛的音乐艺术魅力。中国的民乐有着非常深刻的内涵和极其独特的个性,这些都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真正价值所在。但由于时代的发展,有些民间乐种和传统曲目在形式、结构、音响,乃至思想性、表现力等方面,都已经与现代人的意识和审美情趣拉开了距离。我们在继承的同时,就有必要在传统中融入现代意识,使民乐不再成为古老的代名词。因此,中国民乐的改革和创新绝对不能丢掉传统,不能丢下传统的本质的演奏方法和其文化内涵,民乐的形式再怎么变,民族神韵、纯正的民乐文化所蕴藏的那种独特表现力和鲜明个性是绝对不能丢弃的,否则民族的元素会沦为“摆设”,甚至走入低俗的误区。

  我们要有民族音乐自信,再怎么演奏民族神韵不能丢、这是骨子里对各位艺术家的要求,老外有他们的协奏曲,当然我们有我们的中国韵味,这个西方人恐怕是学不来的,祖祖辈辈的老艺术家为我们后代子孙创作出了那么多优秀的音乐作品,这就是我们的音乐财富。

  当然了,许多技巧我们的陶笛也都是可以相互借鉴,如竹笛的吹奏技巧,花舍、打音、滑音、历音、剁音等,但在具体的吹奏作品时我们应从作品角度出发,更多的去关注作品的创作背景、表达的情感,在纵观整个作品的基础上再灵活慎重的选择合适的技巧去展现作品的意境,技巧毕竟属于装饰性的东西,但有许多人偏偏把它看得太重了,似乎没有技巧就不能突出他的演奏水平和高度,个人主观的观点只能在客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到了最后你猜发现其实靠技巧来显示水平绝对是一件可笑的事,因为根本没有站在创作者的角度来客观化的审视摆在你面前的作品。

  陶笛本身就是一个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泥土文明,火与土的完美融合锻造出了来自大地的泥土芳香——陶笛,希望更多人在研究陶笛时将陶笛的本色韵味放首位,而不是过分的重视技巧,任何时候技巧这东西属于装饰,当然了只有在理解作品的基础上再慎重的加入装饰性技巧将陶笛的韵味与曲子的韵味完美的结合起来,这更是我们漫漫人生路上所要探索的,甚至是终身的时间。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电影《正义联盟》定档11月17日 五位DC超级英雄团战反派拯救世界
  • 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投诉邮箱:1404326696@qq.com 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九江新闻
    九江教育